当前位置:首页>>新闻播报>>廉政要闻 廉政要闻

观察 | 把“卡脖子”清单变成攻坚清单 努力实现更多“从0到1”的突破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0-09-18 09:12:39

W020200918243091585813.jpg

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GPS、俄罗斯格洛纳斯导航系统已完成全球组网。面对经济实力、技术基础比较薄弱,受国外技术封锁等困境,党中央实施“三步走”发展战略,尽最大力量最大可能建设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2020年7月31日,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正式开通,标志着“三步走”发展战略取得决战决胜,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独立拥有全球卫星导航系统的国家。图为6月23日,我国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最后一颗组网卫星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点火升空。(新华社记者 薛晨 摄)

“我们把美国‘卡脖子’清单变成科研任务清单进行布局,比如航空轮胎、轴承钢、光刻机,还有一些关键的核心技术、关键原材料等。”9月16日,中科院院长白春礼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的这番话受到广泛关注。

就在一天之前,美国对华为的新禁令正式生效,芯片断供让人们再度感受到了“卡脖子”的切肤之痛。形势逼人,挑战逼人,使命逼人。早日摆脱关键领域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当前我国基础科学研究短板依然突出,底层基础技术、基础工艺能力不足,在工业母机、高端芯片、基础软硬件、开发平台、基本算法、基础元器件、基础材料等方面瓶颈仍然突出

德国经济学家李斯特曾提出著名的“梯子理论”,用以解释贸易保护国的心态。“当一个人攀上高峰以后,就会把他攀高时使用的梯子一脚踢开,免得别人跟着他上来。”放入当下语境,人们很容易联想到,已经攀上高峰的美国要“踢掉梯子”。事实也的确如此。

三个多月前,被誉为“工科神器”的MATLAB软件,对哈尔滨工业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关上了大门。这款软件主要应用于工程领域的数学计算与仿真模拟,以数据分析、无线通信、图像处理与计算机视觉、信号处理等领域见长,是理工科高校和科研机构不可或缺的研究工具。

为何突然断供?校方在与软件供应商Mathworks交涉后得知,由于受到美国实体清单的限制,相关授权已被中止。

资料显示,我国在“小软件”领域(如手机APP)全球第一,但在“大软件”和基础软件领域则明显落后,工业软件等核心技术研发能力有待提升,机器人和高端自动控制系统、高档数控机床、高档数控系统国产化率不足20%。

“我国在部分关键领域的核心技术原始创新能力不足。”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智库杨柯巍表示。以半导体产业为例,我国核心半导体芯片自给率不足5%,关键技术被国外企业垄断。

工信部曾对全国30多家大型企业130多种关键基础材料展开调研,结果令人警醒。32%的关键材料仍为空白,52%依赖进口。特别是在基础软件领域,我国在操作系统等通用软件及基础芯片设计能力严重不足,EDA(电子设计自动化)工具基本被美国垄断。

如果把航空制造比作现代工业的皇冠,那么皇冠上的明珠非航空发动机莫属。业内公认,航空发动机领域具有系统研制能力的目前只有中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和美国。其中,美英法三国均具备成熟的民航发动机研制体系,其生产的大型客机发动机备受市场青睐,而俄罗斯和中国在大型客机发动机方面仍有一定差距。

不可否认,当前我国基础科学研究短板依然突出,企业对基础研究重视不够,重大原创性成果缺乏,底层基础技术、基础工艺能力不足,在工业母机、高端芯片、基础软硬件、开发平台、基本算法、基础元器件、基础材料等方面瓶颈仍然突出,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变。

“‘卡脖子’到底卡在什么地方?是技术到产品,还是科学到技术?我认为最需要解决的是科学到技术的转化,基础研究成果的产业化是关键的‘卡点’。”近日,在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上,科技部负责同志在回应政协委员关于“卡脖子”问题时,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只有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国家安全

通过“长臂管辖”将特定的中国高科技企业或科研机构加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限制重要原材料、设备、开发工具与软件出口,切断中国高科技企业供应链,使目标企业陷入瘫痪——这正是美国的“惯用打法”。

大到卫星导航系统,小到芯片,被“卡脖子”的滋味,并不好受。

8月17日,美国商务部进一步收紧了对华为获取美国技术的限制,将华为在全球21个国家和地区的38家子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就在几天前,一架货机穿越海峡,机上满载芯片,这却是来自台积电的最后助力。

正如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所说:“华为把芯片设计做到了世界前列,但在芯片制造这个领域,很遗憾没有去做,这一次可以说是一个教训。”

从仅限于美国到扩展至境外,从更多涉及芯片设计环节到产业链上游的软件、设备和芯片制造,从25%的技术出口限制比例直接降至0%,涉及企业从谷歌、微软、英特尔、高通等美国本土企业到包括台积电等美国国外代工厂商……有分析指出,与一年前相比,此次美国对华为的限制针对性更强,且打击力度显著提升,将对华为产业链乃至国内半导体产业发展带来负面影响。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王鹏注意到,美国对华的打击重心,正在从原来的贸易战、经贸往来投资向科技领域转移。“有不少美国研究机构主张,科技方面应对中国加大限制。这是未来的一个大趋势,我们应有所准备。”

实践反复告诉我们,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只有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国防安全和其他安全。

可以预见,在我国经济体量全球比重提升、部分产业触碰发达国家核心利益领域的背景下,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加强对先进技术的封锁,对我国技术升级进行定向打压,风险越来越大。

我国面临的很多“卡脖子”技术问题,根子是基础理论研究跟不上,源头和底层的东西没有搞清楚

“我的工作是围绕人类古基因组学,从事演化遗传的研究,也就是通过古DNA探究‘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来自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80后”研究员付巧妹,在科学家座谈会上向习近平总书记汇报,“经常有人问,‘你的研究有什么用’。我曾在实验室很难维持的时候,也想过要不要去做热门研究。希望国家进一步引导不以‘有没有用’来评价和发展基础研究……”

基础研究是科技创新的源头。我国面临的很多“卡脖子”技术问题,根子是基础理论研究跟不上,源头和底层的东西没有搞清楚。

土耳其Arikan教授2008年发表的一篇数学论文,十年后燃起了5G的熊熊大火;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苏联科学家彼得·乌菲姆采夫发表了一篇钻石切面可以散射无线电波的论文,20年后美国据此造出了F22隐形战机;上世纪五十年代,吴仲华教授提出的三元流动理论对喷气式发动机的等熵切面计算法,奠定了当今航空发动机产业基础……

基础研究的价值,可见一斑。

对于近年来在解决“卡脖子”领域方面取得的突破,白春礼表示,项目部署方面,除了承担国家的一些重大任务之外,中科院设立了三类先导专项,A类面向国家重大需求,B类面向世界科技前沿,C类跟企业合作,解决“卡脖子”问题。

2018年,中科院启动了超算系统、网络安全、潜航器三个C类专项,2019年启动了处理器芯片与基础软件、电磁测量、仿生合成橡胶、高端轴承、多语音多语种技术5个C类专项。与A、B类不同,C类注重和企业合作。

经过两年的攻关,成效初显。如高性能超级计算机,在天文、海洋、药物等领域取得了国际水平的大规模科学计算应用,在气象预报领域,大大缩短并提前了预报时间,提高了预报精度。

在组织模式方面,中科院强化产品导向、应用导向,形成了“研究所+企业+地方”三方面联合攻关模式。研究所主要负责关键核心技术攻关,企业主要负责工程化和产品化,地方给予配套支持。地方积极性高涨,共同推动技术攻关、产品研制和应用示范推广一体化。高端轴承C类专项通过先进材料和技术攻关牵引产业链,带动轴承钢等企业和地方在技术改造、新建基地、研发等方面的投入超过30亿元。

“科学院本身是个科研机构,不是一个在工程化、产业化方面很强的机构,所以工作主要还是聚焦在前端,后面工程化、产业化的工作还要和企业、地方紧密结合到一起,让科研机构、地方、企业紧密联系,把创新链和产业链、甚至金融链能够有效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合力。”白春礼说。

加强自主创新,提升我国产业链的技术含金量,掌握更多核心技术,避免他国滥用技术制裁工具

在9月15日召开的“百度世界2020”大会上,百度自研的AI芯片百度昆仑2预发布。相比两年前发布的中国首款云端通用AI处理器百度昆仑1,百度昆仑2的性能大幅提升,更好地满足了各种场景的AI计算需求。

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强调,攻克类似芯片、操作系统这种被“卡脖子”的技术,需要长期坚持。“它们的商业价值不可能在短短几年内就体现出来,需要我们的科技人员有雄心、有耐心、耐得住寂寞,而且有信仰。”他表示,“我们也有长期的考虑和耐心,希望把中国的这些被‘卡脖子’的技术一点一点突破,最后被市场广泛接受。”

“如果有人拧熄了灯塔,我们怎么航行?”7月底,华为公司CEO任正非带队访问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大学,他一再抛出这个问题,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高校的明灯照耀着产业,大学老师的纯研究,看得远、钻得深;我们的研究实用度强,我们之间的合作,你们给我们带来方向,照亮了我们。”

未雨绸缪,居安思危。和华为提前布局海思的故事相似,中国民航工业从未放弃努力。中国航空发动机集团自2016年成立,就承担起维护中国民航制造产业链安全的使命。其自主研制的大型客机发动机长江1000A项目正在扎实推进。

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李巍看来,现代经济体系中国际分工已十分深入复杂。“我们的思路应该是提升我国产业链的技术含金量,掌握更多核心技术,形成一种平衡,避免他国滥用技术制裁工具。归根到底,我们需要营造鼓励技术研发、推动技术升级的良好环境,鼓励资源向高新技术领域聚集,创造条件让科研人员甘坐冷板凳,安心从事技术研发,引导企业通过技术升级来谋求更大经济收益。”

“在关键核心技术上取得突破,必须依靠我们自己的一线科研人员自力更生。”王鹏认为,要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建立健全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同时应对科研人员给予更多保障和关爱,最大限度免除后顾之忧,让他们可以专注于科研创新。

有人说,北斗卫星就是中国人的方向感。当年,正是为了挣脱GPS的限制,北斗才得以立项。经过20多年的接续奋斗,7月31日,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正式开通,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独立拥有全球卫星导航系统的国家。北斗成为全球四大导航系统之一,导航精度、技术指标毫不逊于GPS等,甚至更好。

科学技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着国家前途命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着人民生活福祉。“凡不能毁灭我的,必使我强大。”正在遏制中奋力突围的国家脊梁,更明白这句话背后的分量。(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管筱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