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之深方行之远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2-04-27 14:54:28


“人皆知金帛为贵,而不知更有远甚于金帛者。谋之不深,而行之不远。人取小,我取大;人视近,我视远。未雨绸缪,智者所为也。”相较于黄金丝帛等常人所知的贵重之物,还有更为贵重者,那便是眼光和谋略。明代张居正寥寥数语,道出了深谋远虑的重要性,谋之深方行之远。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冯梦龙在《智囊》中记载了宓子治理单父的故事:“齐人攻鲁,由单父。单父之老请曰:‘麦已熟矣,请任民出获,可以益粮,且不资寇。’三请,而宓子不许。俄而齐寇逮于麦,季孙怒,使人让之。宓子蹙然曰:‘今兹无麦,明年可树。若使不耕者获,是使民乐有寇。夫单父一岁之麦,其得失于鲁不加强弱;若使民有幸取之心,其创必数世不息’。”身为单父县令的宓子,连续三次阻止当地百姓收割已经成熟的麦子,即使是麦子落入齐军之手也在所不惜。在他看来,单父当年麦子歉收,来年还可以接着播种,但如果让那些没有耕种的人得到粮食,就会使他们产生欢迎敌寇来袭的想法,造就更多的“乐有寇”者。单父损失一年的麦子收成,对鲁国影响无足轻重;但若因此让百姓有了不劳而获的侥幸心理,就会给鲁国造成更大更长远的伤害。从这个角度看,宓子之举无疑是在谋长远、谋全局。

大小得失的判断至关重要。如果一味追求局部的小利益,而使全局的大利益受损,那么局部小利益也终难保全。单父百姓“任民出获”的请求,看似一举两得,既增加了粮食,也避免了被齐军抢掠,但实际上却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因为这些人并没有权衡出损失麦子和损害民风二者孰大孰小、孰重孰轻,最终只会因小失大。而宓子阻止百姓收割麦子,表面看损失了麦子,资助了敌人,但实际上却是在为国家止损、是在为国家长远发展考虑。分得清大与小,才能算得准得与失。无论是想问题还是作决策,都应着眼长远和全局,多打大算盘、算大账,少打小算盘、算小账。

深谋远虑者胜。《棋经》有云:“得品之下者,举无思虑,动则变诈。或用手以影其势,或发言以泄其机。得品之上者,则异于是。皆沉思而远虑,因形而用权神游局内,意在子先。图胜于无胜,灭行于未然。”相较于缺乏深思熟虑的下品棋手,上品棋手在下棋时善于着眼长远,通盘考虑,在落子之前已拿定主意,谋划出取胜之道。没有全局在胸,是不会真的投下一着好棋的。棋步看得越远越全越易取胜,喜欢下棋的人都知道,高瞻远瞩、深谋远虑、看三步走一步,方为取胜之道。行事也是这样,看待事物解决问题应由小见大、由近及远,思维立场高站位,工作对象全覆盖,利弊分析多角度。

思维决定视野,站位决定成败。从提出工农武装割据思想,到作出持久抗战方能最终取胜的论断;从抓住机遇进军东北,到千里跃进大别山;从改革开放,到制定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正是立志于中华民族千秋伟业、着眼于全体中华儿女共同幸福,我们党才能带领人民取得“天翻地覆慨而慷”的光辉业绩。新的伟大征程上,需持续培育大视野大格局和远见卓识,处理好当前与长远、局部与全局的关系,从现实前瞻长远,从局部把握全局,着眼“两个大局”想问题、作决策,不断增强工作科学性、预见性和主动性。